你只是迷路在了她梦境的某一层里,大家却会因

2019-10-17 22:33 来源:未知

梦是愿望的达成。(当然这是弗洛伊德和隔壁说的)

记得道姆是怎么来到那片迷失海滩的吗?
不要告诉我你的答案。
如何确定自己是在做梦,就是你不知道为何你会在这里。突然你就出现在这个场景里面。一切都发生得如此唐突。最后故事巡回,结束也在那边混沌的意识之海,因为这所有的起源,所有的故事,都只发生在这一片意识之海,是在道姆的梦中。

每个人都有梦,都在自己的梦里沉溺过发泄过,尽管回到现实中我们依然是我们,但那种感觉某些时候还是会如影随行一段时间,只有自己知道那份纠结,尽管我们的梦可能仅仅只有第一层那么简单,尽管kick我们的可能仅仅是闹钟、打雷、蚊子或者是某人摇推的手臂,但梦与现实相接壤的一瞬依然让人心驰。我们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也没有什么人会花庞大的代价企图在我们的脑子里植入什么想法,但是,我们却会因为现实世界的种种际遇而自己导演一幕幕虚幻的剧情,在梦境中上演且自己为之沉醉和迷茫,有些情节甚至有违我们日常的行为模式和性格原则,这么说来,那些平日里影响我们的人、事、物又和那些企图操控我们梦境的角色有何分别?梦境中的行为、语言、性情、决断是否才是潜意识里最真实最轻松的自己?

如果你企图告诉我他现实的起点,任何起点都有不是现实的可能,因为道姆是一个最高级的造梦者,你只是迷失在了他梦境的某一层里。

 

这是一个悲伤的梦境。从头至尾都是。
这是一个对害死自己的妻子满怀愧疚的男人为了摆脱自己心里的愧疚感而营造的梦境,他希望自己在梦里得到解脱。最后他做到了。他希望自己做到了。他无法醒来,他希望自己永远不再醒来,因为他深知,把记忆与梦境重叠,他将不再能够分清梦境与现实。但是他只为寻求一个解脱。

梦想和现实的分别如果仅是一只可以旋转并停下的陀螺、一只会扔出固定数字的骰子和一个会倒向固定一边的象棋,那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美梦成真和梦想照进现实?

这是一个绝望的男人的祈祷。他把死去的妻子关在自己的记忆之笼里,她变成他潜意识里一个危险的入侵者,随时都在攻击他构建的梦境,因为只有妻子的死亡才能提醒他,她活着的任何场合,都是梦。遍寻不着的寂寞,因为思念而发狂。而当道姆在梦中将妻子的幻影驱散,谁又能再提醒他,他所处的不是现实呢?他是那么甘愿的想要成全自己充满遗憾的人生,哪怕是在梦中。所以他跌入那片浑浊的记忆之海。

 

他在梦里说他曾经去过。那片混沌之海。他以为他已经回来了。但是他没能成功的回来。

如果我们都愿意把梦境理解成生活的另一层空间,那希望在那里,大家都能为自己这一生的点点缺口找到失落的瓷片,当我们醒来再次呼吸现实生活,会觉得平静而富足,内心坦荡而光明。

在道姆所构建的所有梦境里,我爱造梦师狂放的梦,和菲舍被植入的梦。菲舍拿出那个虚拟的小风车的时候我简直热泪盈眶。

 

是真的,如果梦能够代替现实,完成我们在现实里所不能达到的某种祈祷或者所求,谁又愿意从梦中醒来。梦境与现实,总有一个,让人愿意长睡不醒。

想到前一段翻了两页吕玫的小说,沉淀下很精致的两个字:回甘。

导演才是个最彻底的思想植入者,他企图将道姆的梦境植入我们的观感中,让我们相信,或者怀疑道姆最后是否醒来。最后那个图腾是否有停下来。道姆是否完成了任务,达成了心愿。也许这样开放的结局,仅仅是因为他想着,票房好的话,他也许可以拍续集。这个题材真的可以无限期的拍下去,一层又一层的梦,也许永远触及不到现实。

好茶,清香但不扑鼻,缓缓飘来,唇齿留香,让人回甘。

好书,励志解惑,缩短人生试验,助人成长,让人回甘。

好朋友,肝胆相照,心照不宣,同舟共济,让人回甘。

好的感情,不期而遇,情投意合,历久弥新,让人回甘。

好的电影,拔萃烂片,入木三分,视角独特,让人回甘。

祝愿大家都会经历到人生的种种回甘

                                            渡口写于2010.9.6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注册发布于美高梅官方网站开户,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只是迷路在了她梦境的某一层里,大家却会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