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无极之前我曾经认为那将是中国电影里难得

2019-10-17 22:33 来源:未知

       说句实话,盗梦空间让我想起了无极。在看无极之前我曾经认为那将是中国电影里难得的里程碑式的作品。可惜的是,逻辑的混乱彻底背离了我的观影初衷,无极很抱歉地让我们看见了中国导演和中国电影的弊病,导演缺乏设计的智慧,电影缺乏思维的乐趣。

《无极》是陈凯歌目前为止,唯一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电影。
这部影片的水准在其他商业片之上,在陈凯歌其他作品之下。观看的时候,适合用娱乐的心态。
娱乐之一就是欣赏色彩。必须承认,陈凯歌影片的色调比其他导演要幽雅。因而他的电影,即使是几十年前拍摄的,今天看来也会有一种时尚感。就是说,不会过时。一部影片要想成为经典,色彩的时尚感是一个基本功。
把一个导演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电影翻出来看,看色彩和服装,能很容易判断出这位导演功力如何。国内80年代就拍电影的导演,到目前为止,陈凯歌、张艺谋、王家卫,这三位导演的电影色彩、服装、场景,没有一部令人有过时感。只要去对比一下张艺谋的《有话好好说》与冯小刚的《甲方乙方》,对比一下王家卫《阿飞正传》和同期香港导演的时装片就会明白。很多80、90年代的影片色彩和服装,今天看来,真是土得惨不忍睹。惨不忍睹的影片绝对成不了经典。
像《无极》里的色彩,由于是神话片的缘故,就更不容易过时了。那些灰的蓝,暗的红,褐的绿,交织在一起,有一种古典油画的效果。除了幽雅,影片也有明快的色调。黄与红,红与黑,绿与红这些暖色调的对比从《黄土地》开始,就一直是陈凯歌的招牌。《无极》用起来驾轻就熟。
既然王家卫的电影看的是一种情绪,也许将来看色彩也会成为一种观影时尚。
娱乐之二在于欣赏那些只有在神话、魔幻剧中才能看到的夸张而强烈的象征影像。也许对于一个导演来说,执导《无极》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把象征用到极致。王宫的红墙黄顶。每个角色有一身象征身份和命运的外衣,如光明的鲜花盔甲,无欢的白色外套,倾城的羽毛外衣……。相比其他题材的影片来说,神话片和魔幻片、科幻片的虚构空间是最大的。创作者尽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设计各种视觉冲击来挑战观众的视听极限。
这部片子本来大概是想讲一个关于宿命的故事,可是有人害怕观众看不懂。所以陈凯歌加了一个满神。满神却成了败笔。片中的满神不像命运之神,倒像一个唠唠叨叨的说书人,不时跳出来告诉角色说,你会怎么怎么样,你会怎么怎么样。大搞剧透,破坏了观影效果。
《无极》《让子弹飞》《英雄》等一系列商业片证明优秀的导演可以拍赚钱的电影。但这话不能反过来说。因为票房成功的导演不一定能拍出优秀的艺术片和探索片。

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无极》的失败在于选角。张柏芝没有王妃的气质,太俗气。2005年的她适合舞女、酒吧女之类的本色演出,不适合扮演倾城倾国的王妃。谢霆锋无欢这个角色,同《龙门飞甲》中的范晓萱宫女一样,需要极强的演技来使观众信服“为什么他会这样,而不是那样”。谢霆锋和张柏芝无法胜任《无极》中的角色。但是制片方一心认为,《无极》的票房必须靠张、谢二人拉眼球,硬把他们塞进影片里。当时的陈凯歌还没有找到与资本角力的方法,他唯一能做的是把陈红推向制片人的位置。但是制片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其实是由资本决定的。所以这是一部陈凯歌与资本角力失败的电影。
《无极》的失败,归根结底,与导演无关。简单地说,这是一部资本,注意,这是国内国产资本缺乏专业素质的管理层,抱着对市场的意淫(缺乏市场调查精神,对于电影观众有一种想当然的自以为是)强行干涉电影拍摄导致的恶果。也是中国电影产业在未成熟时期,各种弊病集中爆发的恶果。
只有那些意淫观众的不学无术偏偏又占据着国产资本管理者位置的神经病,才会以为,吸引票房要靠演员的绯闻而不是演技;只有这些病态的人才会以为,电影吸引票房要靠女演员脱衣服,而不是靠故事。这些人才是影视圈潜规则的真正制定者和执行者。
导演,专业的制片人和电影人,一心想赚钱的资本家,绝对不会拿一部影片的前途和钱途,来换取一个女人或者几个女人的身体。这样做的,只能是那些抱着打酱油心态,能沾点便宜就沾点便宜的国有资本管理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注册发布于美高梅官方网站开户,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看无极之前我曾经认为那将是中国电影里难得